關於部落格
戀愛ing
  • 6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來的道歉:呼格吉勒圖被宣告無罪

  兩位老人一直在等待這一天,法治中國也在等待這一天。   15日8時30分許,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趙建平帶隊來到呼格吉勒圖父母家,將案件再審判決書送到二老手中,宣告呼格吉勒圖無罪,並深鞠一躬,真誠道歉。   對兒子因流氓殺人罪被槍決存疑的兩位老人,經過9年奔走申訴,終於盼來了兒子的無罪判決書。因殺人罪、流氓罪被判處死刑的呼格吉勒圖,18年後終於得以昭雪。   再審最大難點   是對原審證據的研判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認定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流氓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申訴人的請求予以支持,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和檢察機關的意見予以採納,判決呼格吉勒圖無罪。”內蒙古高院新聞發言人李生晨說。   從11月20日內蒙古高院宣佈再審呼格吉勒圖案,到12月15日宣佈判決結果,總共用了25天。據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合議庭審判長孫煒介紹,“再審最大的難點就是對原審證據的分析和研判,其中涉及到許多法醫學的專業知識,我們通過專業人士來進行判斷,如果無法準確掌握,就不能作為改判的證據。”孫煒說,“例如,呼格吉勒圖曾供稱從被害人身後用右手捂嘴,左手卡脖子,同時向後拖動,那麼這個過程是否會造成屍檢發現的被害人後縱膈大面積出血的傷情?認定這個過程就十分艱難。”他表示,正是原審在案卷基礎上的先天不足,造成了複查和再審工作困難重重。   再審判決列舉   呼格三大無罪理由   內蒙古高院在再審判決中,列舉了改判呼格吉勒圖無罪的三個理由:   其一,犯罪手段供述與屍體檢驗報告不符。呼格吉勒圖多次有罪供述稱採取卡脖子、捂嘴等犯罪手段與被害人楊某某“後縱膈大面積出血”等屍體檢驗報告內容不符。   其二,血型鑒定結論不具有排他性。呼格吉勒圖本人血型為A型,對呼格吉勒圖指甲縫內附著物檢出O型人血,與被害人血型相同。但血型鑒定為種類物鑒定,該鑒定結論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證實呼格吉勒圖實施了犯罪行為。   其三,呼格吉勒圖的有罪供述不穩定,且與其他證據存在諸多不吻合之處。呼格吉勒圖在偵查、審查起訴和審理階段均曾供稱採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強行猥褻被害人,但又有翻供的情形,有罪供述並不穩定。而且供述中關於楊某某的衣著、身高、髮型、口音等內容與屍體檢驗報告、證人證言之間有諸多不吻合。   “嚴打”不能成為   錯案推卸責任的藉口   18年前,判定呼格吉勒圖有罪的時候,正值我國第二次實施“嚴打”。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賽罕區分局一名警察說,“嚴打”期間,查處犯罪案件的數量特別是大案數量,是他們工作的目標和考核標準。在當時人為確定的破案指標壓力下,加之立功心態,在案件偵查中確實存在一些急於結案、刑訊逼供,甚至誘供等現象。而一旦明明知道是冤案,一些人為了保面子、保烏紗帽而想方設法阻止翻案。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宋英輝表示,在特定時期和區域對某一類犯罪強化打擊力度是各國都會採取的措施。“但特殊背景不能成為推卸責任的藉口,打擊犯罪不能突破法律底線。按照法律程序嚴格審查判斷證據,正確適用法律,這在任何時期都是必須堅持的。”他說。   此案是在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法院依法糾正冤假錯案的第一起,意義非凡。人們期待,在深刻反省此案的同時,更要嚴厲追責。   據瞭解,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已經責成有關部門組成調查組,就錯案責任問題進行調查。內蒙古高院同時表示,呼格吉勒圖父母提出申請後法院將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據悉,呼格吉勒圖父母將在與律師商議後,以書面形式提出申請國家賠償。   本報綜合新華社等報道   上圖:呼格吉勒圖的父母李三仁、尚愛雲在仔細閱讀再審法律文書。新華社發  (原標題:遲來的道歉:呼格吉勒圖被宣告無罪)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